社團活動過勞到想死?日本管樂部高中生自殺真相揭發校園黑暗面

2022年06月07日 | By
社團活動過勞到想死?日本管樂部高中生自殺真相揭發校園黑暗面

說到日本的社團活動,許多人腦海裡首先浮現的,或許是像《灌籃高手》、《吹響吧!上低音號》等等,影劇動漫作品中各種熱血青春的情節。然而,在歌頌努力與友情的漫畫公式背後,遠超出過勞認定時數的練習時間,卻已經成了日本的社會問題,引發輿論關注。

日本高中生自殺揭開社團活動過勞生態

2018年12月,千葉縣市立柏高傳出學生自殺事件,死者是隸屬於管樂社的二年級學生。死者的父親認為該生之所以自殺,與柏高管樂社幾乎沒有休息時間的嚴格團練有著強烈關聯,但遺族的調查請求卻遭到市教委的消極應對與拒絕,等到第三方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已是2019年的12月,距離該生自殺相隔整整一年。

根據第三方獨立調查委員在今年三月底發表的案件調查報告書,作為管樂強校赫赫有名的市立柏高練習時間確實過長,加上幾乎強制全員參加的自主練習後,有上課的平日練習時間達五小時半,假日的練習時間更是長達十一小時。一個月192.5小時的練習時間加上一般的上課時間後,已經高達346小時。

 

這個數字遠遠超過了勞工的過勞死認定標準(月240小時),顯示出市立柏高在管樂社強校的光鮮背景下,部員所背負的不合理重擔。

事實上,報告書也寫到,由於死者自殺當月有著重要的演奏會,管樂社在死者自殺隔天便無視其他學生的心情逕行重啟練習。接受第三方委員會的事後訪談時,有部員表示「對於一如往常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練習感到很難受」「大家似乎對於不能提到死者的事情有種無言的共識,給人一種誰都不能提起這個話題的感覺」。

報告書出爐後,死者的父親在記者會上表示:「所有的大人都應該意識到,現在的管樂社是奠基在無數學生的犧牲之上。」其辯護律師也表示:「希望能藉此檢視過勞社團活動的問題,避免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報告書的內容對全國的孩子們來說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比黑心企業還過勞的團練時數引發輿論

報告書發表後引發了高度關注。有推特上的網友表示,強迫學生進行這種連大人都有過勞死風險的社團活動實在太不正常了。然而,現在仍有許多社團在週六、週日或國定假日不會放假,讓學生反覆進行大量練習與比賽,這也意味著,全國現在就有許多高中生陷於超過過勞死標準的地獄裡。

 

 

日本新生代的爵士薩克斯風奏者上野耕平在推特上發表了長篇幅的心得,提到想要改變這樣的現況。

 

 

「過世學生的父親說,現在的管樂社是奠基在無數學生的犧牲之上,我在每一日的活動中都想,正是如此。

開始作為職業音樂家活動,我首先感覺到的,就是『這根本不能算是為了學生好』。無用而過度冗長的練習時間,不必要的上下關係與同調壓力,從中孕育而出的音樂確實不能說是豐富的。

充實的社團時間,是讓學生培養各自的價值觀,抱持自己的自信各自表達。但現在卻是抹殺個體的個性,強行灌輸大家同樣的價值觀。我在至今的活動中,深深感覺許多活動都是這樣。

而讓人遺憾的是,從事這樣的活動就能得到「金賞」「強校」「神一般的指導老師」的頭銜,所以大家都以其為目標。周遭的大人應該矯正這樣的現況才對,卻都成了幫凶。

我們也應該注意到,管樂社和運動並不同。這之中沒有,也不應該有強弱。老實說,我對所謂『強校』這種表達方式只覺得奇怪。」

 

不只管樂社,上下階級分明的日本社團

無論是報告書或是上野耕平的推特,都提到了日本社團的「同調壓力」問題。就像報告書中提到許多學生在該生死亡後的社團活動忍不住哭出來,練習卻沒有停止,或是在群體壓力的影響下,沒有人敢提起死者的事情,都凸顯出一般學生在社團中難以違逆上位者的處境。

事實上不只管樂社,超時無休練習的狀況幾乎在日本全國的各大社團都看得見。新入部員不只必須完全服從學長姐或老師的權威,也得負責所有掃除的工作。有些社團甚至訂有連坐法或罰金制度。而日本運動社團也常合理化老師或前輩對後輩的暴力管教。在這樣的環境下,不管個人有什麼狀況都不被允許請假,長期下來自然對身心造成強烈的負擔。

 

青春熱血校園背後的黑暗面

在「打進甲子園」等熱血的口號背後,是比就職於黑心企業還要可怕的超高練習時數,以及不遜於高壓職場的同儕壓力。日本的社團問題如同社會的縮影,顯現出了歌頌努力的日本王道精神背後黑暗的一面。

 

Japaholic
  • 滿足好奇心旺盛的日系女子們的願望,我們提供在旅遊書上絕對找不到的日本在地即時觀光情報、到日本必買的購物資訊新消息、日本生活風尚資訊以及藝術、文化等,豐富多元的內容。

妳可能會喜歡

最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