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大特訓班2」一同來探究日本的「運動毒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2021年06月02日 | By
從「東大特訓班2」一同來探究日本的「運動毒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東大特訓班2」從開播到現在也過了一個多月,除了櫻木老師終於說出他的招牌台詞:「バカとブスこそ東大へ行け。」(正因為是笨蛋和醜女,才要去東大!)之外,「東大特訓班2」也反映了許多當代日本的社會課題。其中,劇裡的岩崎楓的背景設定更是反映了當今日本日趨嚴重的社會問題「スポーツ毒親」。這次,編輯部將要帶大家一起探討「運動毒親」(スポーツ毒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毒親的定義

毒親

「毒親」一詞最早是由美國學者 蘇珊‧佛渥德(susan forward)所出版的書名:Toxic Parents(毒親)而來,定義大概為過分干涉孩子的生活、使用言語及肢體暴力逼迫孩子就範、不管孩子情況如何,凡是以父母利益或出發點為優先考量。「毒親」一詞並非專業的學術名詞,而是一個因應社會現狀而衍生出的名詞,但這個詞,直到至今還深深地影響了日本社會,仔細一查,你會發現在日本有很多戲劇及文學作品都是以「毒親」為核心衍生而來,像是:媽媽,不當您女兒可以嗎?(お母さん、娘をやめていいですか?)、明日的約定(明日の約束)、湊佳苗的「惡毒女兒.聖潔母親」(ポイズンドーター.ホーリーマザー)、姬野薰子的「謎樣的毒親」等等,都是在闡述這個社會議題。

你只需要好好打球,參加奧運!

在「東大特訓班2」裡,岩崎楓的父母算是典型的運動毒親。劇中,岩崎楓表達出自己想要唸書的願望,卻被父母大聲喝斥「念書是給沒才能的人去的,你只需要好好打球,參加奧運!」除此之外,劇中的父母對岩崎楓的喝斥怒吼、甚至出手打人,都反映出岩崎楓肩膀上背負著多「毒」壓力!七月東奧即將舉行,運動毒親這個議題又浮上了日本的新聞媒體版面。

魔鬼教育,是對孩子的愛還是父母的自我滿足?

說到スポーツ毒親、絕對不能不提退役雪板選手成田童夢的故事,在節目中提及幼年時的成長經歷。從五歲開始滑雪,為了避免滑雪時腳呈現八字形,父親會用繩子綁住來固定他的腳;印象中只有考試時才會去學校;19歲那年,膝蓋韌帶受了嚴重的傷,出院回家時父親卻說:「給我再去訓練!」;只要能參加奧運,你之後想幹嘛就幹嘛等等的對待。這些魔鬼式的教育,全都是為了栽培成田童夢成為一名奧運選手!成田童夢最後雖然如願在奧運出場,卻未留下名次,在2006年的都靈冬季奧運結束後便短暫消失在螢光幕前,離開螢光幕前的他,因為精神上受到嚴重的打擊而成為了一位繭居族、甚至出現厭惡滑雪、雪板的傾向。這些魔鬼教育,說到底是父親的自我滿足還是對孩子的愛呢?假如今天成田童夢成功在奧運拿下名次,這些魔鬼教育是否會有不一樣的評價呢?

魔鬼教育,兩派各有不同的立場

毒親

關於魔鬼教育這個議題,編輯部也觀察到在日本有兩種不同說法。其中一派認為:如果不這樣嚴厲,是無法培養一位奧運選手的(日本的奧運選手,許多人自幼開始,平均一天練習時間約落在五至八小時左右,甚至無法過上一般的學生生活)。另一派則認為,這不是教育,而是一種以愛為名的虐待(透過這些魔鬼訓練而成為奧運選手的人數寥寥無幾,更多的是因為魔鬼訓練而造成孩子嚴重地精神問題以及親子關係緊張)。

風光得獎的背後是值得我們深思的教育課題

這次為大家整理的「運動毒親」議題報導,大家是否深有感觸呢?教育,是一個沒有絕對正確與方式的議題之一,只有藉由互相溝通與彼此諒解才能找出對雙方最適合的方法。

妳可能會喜歡

最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