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HIBIKI》劇評深聊:從平手友梨奈的反骨看日本女性的定位解放

2021年09月21日 | By
《響-HIBIKI》劇評深聊:從平手友梨奈的反骨看日本女性的定位解放

原作漫畫《響~成為小說家的方法~》甫在2017年3月獲頒漫畫大賞年度得獎作品,擊敗了《約定的夢幻島》、《迷宮飯》、《東京妄想女子》等強敵。隔年9月並完成了真人版電影的上映,並由演藝圈威風八面的欅坂46王牌Center平手友梨奈第一次擔綱電影的主演,更接連獲得第31屆日刊體育電影大獎新人獎、第42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新人演員獎等多項大獎肯定,可說是在音樂界、電影界都瞬間登上眾人稱羨的高度。究竟平手友梨奈在這部作品中表現如何?又有甚麼魅力點呢?

罕見描述日本文學界的《響-HIBIKI》

圖片來源

作為近年少數成功的漫改電影,《響-HIBIKI》自然有不少值得稱許的亮點。首先,這是罕見針對文學出版界生態描寫的職人劇,對本行是出版業小說編輯的筆者來說自然是倍感親切。過往談及出版界的日劇名作如《重版出來》(2016)、《半邊藍天》(2018)皆是以漫畫界為背景,文學圈、尤其是純文學界幾乎是地雷區。只有富知名度與個人魅力的早期文豪如太宰治、夏目溯石會出現在影劇中。

圖片來源

藉由故事中的文藝雜誌《木蓮》編輯部成員的感嘆,能夠充分得知相較漫畫,文學小說的銷售量才是下跌得看似沒有盡頭。無論編輯、作家們有沒有幹勁,書都還是會越賣越差,在這樣快要完蛋的業界裡,花井(北川景子 飾)認為需要一位有話題性的超級天才降臨──才能夠改變局勢。

不可思議地,那位天才的稿子,就這樣出現在《木蓮》新人獎的投稿之中…… 在劇場版中濃縮了《響-HIBIKI》漫畫前六卷的劇情,最大限度地讓「響x平手」展現了自我風格的演出,也從中傳遞了文學出版產業的現狀讓觀眾認識。而平手超乎新人水準、卻又巧妙合乎粉絲期待的演技,也正是讓電影得以成功的最大因素。

圖片來源

「芥川賞」與「直木賞」的雙料大獎得獎設定是可能發生的嗎?

鮎喰響是原作柳本光晴設定「擁有壓倒性的才能」的天才少女,她才剛上高一,處女作小說《御伽之庭》不但讓《木蓮》編輯、審稿作家們震驚,給予首獎肯定,更在隨後接連獲得「芥川賞」與「直木賞」的雙重提名,更誇張地以15歲之齡在嚴格的評選後囊括這兩項大獎,成為全日本史上最年輕獲獎的作家第一人。

在現實中這幾乎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史上最年輕的芥川賞得主綿矢莉莎(2003)當時19歲、最年輕直木賞得主是以《聽說桐島退社了》聞名的23歲朝井遼(2013)。15歲的響可說是大幅下修了這個數字。但文學獎除了故事的概念、創意、文筆,基本上也很看重「完成度」,文學小說是需要多翻練習後的手感,未入行的新人在架構、細節上無法與訓練有素的職業作家相比。實際上就連身經百戰、臺灣讀者耳熟能詳的暢銷名家如村上春樹、伊坂幸太郎、有川浩、萬城目學……等人,至今也都還無法得到直木賞的肯定。

而且,直木賞是以「大眾文學」為主題,芥川賞是以「純文學」為主題,這兩種文類多少是有衝突的。很難想像一本小說能夠同時具備大眾文學的娛樂普及性與純文學的深度。前者更在約定俗成下有一種「終身成就獎」的感覺,平均得獎者年齡高達44歲。直木賞研究家川口紀弘指出,在歷史長達80多年的這兩項大獎中別說同時獲選,光能夠「同時入圍」的就只有四位作家過,而且已經是60年前的往事,當今的時空背景已完全不同。

圖片來源

(上圖為在19歲之齡成為史上最年輕芥川賞得主的綿矢莉莎。) 更重要的是,現在文壇有著可說是潛規則的共識。出版社與擔任評審的老牌作家們會希望盡可能地選出不同的作家,打造出更多對業界有幫助的話題作品。因此如果一本作品事前被認為很有可能獲選直木賞,那麼芥川賞的決選中就不太會讓它脫穎而出,打壓了其他作者(如電影中的小栗旬)出頭的機會。這種「人為」變因才是現實中被認為「不可能同時獲獎」的緣故。

然而,也有身為前偶像歌手的電視評論員渡邊滿里奈認為,正如平手友梨奈在年僅14歲(比故事中的響還要年輕)就成為轟動全日的欅坂46Center,她打破了傳統偶像的樣貌、魄力十足的舞蹈對整個音樂界都造成了巨大影響,首張單曲「沉默的多數」就創下了日本女藝人的出道作銷售量新紀錄。這樣一位在營運主打、媒體推波助瀾的偶像天才確實締造了沒人想像得到的成績,這樣的她與故事中的響完美契合,正是天才所詮釋的天才,為我們開啟了無限想像的空間──或許現實中的響,早已用另一個面貌震撼了世人。

打破社會規範的暴力,隱喻著日本女性的覺醒

圖片來源

然而《響-HIBIKI》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然還是女主角那毫不猶豫的「暴力」演出。包含平手友梨奈本人、導演月川翔、原作漫畫的鐵粉.搖滾樂團The Pillows主唱山中澤男都在訪問中提到:「我對響的生活方式著迷」、「我對響抱持著認同感與憧憬」。 電影中多次嚇人的「女高中生飛踢」,都是在不吊鋼索的情況下,由平手獨力完成。再加上一開始輕易折斷不良少年的手指,在暴力之外,柳本光晴幾乎像是為了平手量身打造,響這一位忠於自我原則、反社會規範而活的女主角。

她讓讀者、觀眾心裡開始產生對人生不一樣的想法。響並不主動挑釁,但世界是那麼地殘酷,期盼著天才問世、卻又更期盼旁觀著他們墜落凡塵的痛苦。所以那些肢體暴力,就只是響用來回擊的方式,而平手以彷彿單曲《打破玻璃》(2018)的熱舞般展現著。 眾所皆知日本是個最注重秩序、整體和諧的民族。光是在日常生活中不讀空氣,跟隨周遭的意見說話,就會遭到白眼甚至排擠,也因此他們在社會上生活總是顯得小心翼翼。但既然身為改變世界的天才,響理所當然具備著與凡人不同的特質──像是亞斯伯格症的比爾.蓋茲、馬可.祖克伯,又或者是離經叛道卻深受日本國民喜愛的太宰治。

圖片來源

但響並不是不會讀空氣,她為了賞識自己的花井而在記者會上選擇沉默妥協。她顯然也不像太宰會放蕩人生、拋家棄子,她更像是一個擁有絕對信念的傳統武士,秉持著自己的正義感、效忠她所認可的夥伴。

她對抗的是人們視為「常識」而施加的束縛、排斥以真相為名隨意侵犯隱私的「媒體」。她在人與人關係密切的現代社會中孤高地活著,在書與筆中尋找樂趣、並探索更高的境界。孤獨死老人、孤食上班族、繭居族這一類孤單活著的人很多,但響在獨自活著的同時仍備受世人的矚目與崇拜,也難怪會成為許多現代人心中的嚮往。

從偶像的演變看到日本女性的進化史

圖片來源

從風俗產業到流行偶像,在女性的外貌、身體時常被當成商品估價與販售的日本,尤其是大叔對於女高中生的偏執所導致的怪異風氣,筆者也很高興看見響x平手的華麗現身。一手打造出少女偶像王國的秋元康在欅坂46的試驗再度大獲成功。她們表演中不露出甜笑的笑容、動作與歌詞完全不與男人調情獻媚,反而像是以過度激情的方式展現反骨的精神,獨樹一幟的風格獲得了大量女性粉絲的支持與認同,這是刻劃在日本女權演進史的重要一步。

具備偶像般可愛外貌,能夠不遵守世界規範、社會壓力勇敢地活著,卻也有孩子氣的真實一面(如電影中響在動物園與草泥馬抱在一起的畫面),平手在東京試映會後的採訪說到:「我沒有刻意去表演,我像往常一樣正常,我拍攝時周圍的人說我看起來就是響,但我不太了解。」這一種渾然天成的反差與協調,不僅說明了《響-HIBIKI》的真人版電影天才共舞的獨特魅力,更可說是日本漫改電影史的一個「奇蹟」了。

Tags :
Japaholic
  • 滿足好奇心旺盛的日系女子們的願望,我們提供在旅遊書上絕對找不到的日本在地即時觀光情報、到日本必買的購物資訊新消息、日本生活風尚資訊以及藝術、文化等,豐富多元的內容。

妳可能會喜歡

最新排名